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堡女主人之博客

素心如简 , 墨泅锦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与堂姐在一起的日子  

2013-01-31 00:02:57|  分类: 随笔.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古堡女主人《【原创】 春风沉醉的夜晚》


【原创】与堂姐在一起的日子 - 松下童子 - 素心如简   墨泅锦年

 

 

站立在箭扣野长城烽火台上,手搭凉棚极目眺望。已是芳菲满人间的四月,而长城内外依然沉浸在冬的萧索里,黄色城墙蜿蜒、荒草枯树连天,间或是阵阵夹杂着泥沙的寒风掠过。背阴山涧里,点点雪白疑是经年积雪。所喜朝阳处有一树杏花已迎风招摇,在传递着春天的消息。一阵黄沙飞扬,再次漫卷箭扣,天地一片混沌。箭扣长城是依山势而建,起伏蜿蜒,险峻处几疑九十度,狭窄处仅仅宽二十厘米,人只能侧身扶墙,两边有人接应着穿过。行至一个平缓斜坡处,自己不免轻松大意起来,当我抬起左脚踏在已滑动的泥沙上,刹那间,脑海里闪过堂姐那眼如春水、面若满月的笑脸。

脚下泥沙滑动,身体大幅度左倾,捧着相机的双手在身体触及城砖的一刹那,松开、撑住了上半截身子,而左脚已经狠狠地扭向左边,一锥锐痛之后,一种疏离感从那里迅速传遍全身。在拍拍两手黄泥,努力直立起来之后,左脚先如踏在棉包之上,站立不稳,既之麻木。一个大包贴近左踝骨,如蘑菇云般瞬间绽放。

 

 

堂姐是同族远房的姐姐,比我年长五、六岁,因为患小儿麻皮症,外加医疗事故致残,当我可以蹒跚着在院内玩耍时,她很多时候被工作忙碌的父母送到我们家,由奶奶一并照看。

她天资聪颖。上小学前,伯父即从学校美术老师那里借了画本,她就无师自通、一一临摹了,仕女山水像模像样。我羡慕不已,每每崇拜地看着她作画之余,用茶水打湿她的作品,瓜汁桃水涂她一身的事,也时有发生。


2

朋友把我接回北京,去忙工作。我趴在友谊宾馆的宽大客房里,吃一口从箭扣山民家带回的金色灿灿的玉米饼子,喝一口农夫山泉,瞄一眼窗外湛蓝的天空。窗外的建筑真美啊,古色古香、雕梁画栋、精美绝伦。窗外的天真蓝啊,沙尘暴难得地在这个季节里歇息了。悠然而过的白云,如环似钩,惹人遐想。798正在举办大型艺术活动,香山公园的郁金香也正猎猎燃放,而步行街小吃那浓郁的香味,正穿城越巷、向我袭来。

 

 

堂姐的作品一旦遭到破坏,往往怒不可遏,就要被她揪小辫子拧小鼻子。历次挣扎较量后,我慢慢长了个心眼。在她准备惩罚我,眼看就要得逞之时,把手中的画往地上一扔,撒腿就跑。有时还要拿尖尖的指甲先掐她一下,然后站在离她远点的地方,回眸得意地笑,看她坐在板凳上,蹬着双腿,嚎啕大哭,情急时用巴掌拼命拍打面颊、撕扯自己的发辫。

奶奶说,姐姐不能走路,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去上学,那样去玩耍,不许欺负姐姐。就在那时,年幼的自己奶声奶气说了一句话,使堂姐与奶奶足足感动了一生,“我长大了,养活你俩”。

 


3

拍片检查,鉴定左踝骨骨裂,需要打石膏四十五天,听了几位骨科专家的话,原来还抱有侥幸心情的自己,颓然坐在长椅上,欲哭无泪。

 

 

堂姐聪慧卓然,且生性好强,拄着拐杖三年就把小学全部课程学完,两年修完初中课程,最后以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区一中。因为生活不能自理,只好在伯父任教的学校读完高中。

堂姐长得很漂亮,圆圆的脸蛋,皮肤细腻磁白,一双大眼,总是弯月般笑意盈盈,一对时隐时现的酒窝,使巧笑倩兮的脸庞,愈发显得生动。她长大了,眼瞅着身边花枝招展的女同学,一个个双腿匀称、笔直、磁白,心生羡慕。曾先后五次动手术,打钎、疏筋、撑腿,要求并不高,想两条腿匀称点、漂亮点,像其他小姑娘那样,夏天可以穿裙子。


4

打了石膏的左腿,就如一截枯木,却没有木材的轻盈,更没有木材的冷血。稍一活动,青紫肿胀、疼痛钻心。感觉,就如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,齐唰唰涌向左脚、涌向脚指尖,跃跃欲试,等待着壶口瀑布般的酣畅;摩拳擦掌,等待着万马跨越栅栏的奔腾。深夜时,则如万只蚂蚁在脚心玩耍,奇痒难耐。

 

 

堂姐高中毕业,不得已上了成人教育电视大学。有天傍晚,她很神秘地到初中部来找我。悄悄地谈到男女问题,在她的心目中,我虽然刚上初中,毕竟医家出身,耳熏目染应该比其他家庭的孩子,多点医学知识。其实,我打小就傻呵呵,除了好吃好玩,其它的并不精心。事到临头,还是要撑撑面子的,就说你这腿恐怕不行吧?堂姐却笑颜如花地伏在我耳边,一字一顿地说,试过了,能行。我登时张口结舌、羞窘无比。

堂姐结婚了,丈夫是农村青年,自幼丧父,由目不识丁的母亲拉扯成人,勉强高中毕业。人长得还周正,可惜左眼残疾。


5

打石膏已经足月,前往医院复诊。坐在骨科诊室门外长条椅上。旁边一个婆婆貌似关心地嘘寒问暖,最后嘴一撇,专家会诊完毕一般煞有介事地说,以后不要看天气预报喽,雨天、阴天它会通知你的。望着婆婆嘴巴一张一合,露出一副缺胳膊少腿的黄牙,陡生厌恶。

 

 

堂姐婚后,即面临生育问题。丈夫独子,婆婆农村妇女,不孝有三、无后为大。而姐姐的骨盆太过狭窄,根本不能生育。当妇科医生的妈妈警告她,如果不听劝告,一意孤行。可能危及大人的生命。

海明威笔下的老人说,人可以被消灭,却不能被打倒。这话多像堂姐的写照啊。为了生孩子,她两次拓宽骨盆。前前后后,已经动大型手术七次。手术后的她,依然不能像正常孕妇一样,破腹产生下头胎。事后,听妈妈讲,由于依然狭窄的骨盆,胎位很靠上。肠子粘连异常、心肺受损严重。针对她的情况,单位给足两年产假,在此期间她却又偷生下第二个女儿,依然是破腹产。


6

双拐夹在腋窝,我右腿立地、左腿悬空。拐杖倒还轻盈,却总是不听使唤。是双拐一并前移,接着身体前倾然后带动右腿跳跃;还是先移左拐,身体前移,接着右腿与右拐一起前移好呢?困兽般地演练,从饭桌到阳台十八步,从阳台到饭桌十八步,可惜已经没有了,向伏契克先生致敬的心情。望着窗外,花开花落、云卷云舒、风生水起,倒生出羁鸟恋旧林、池鱼思故渊的幽怨。

 

 

堂姐不仅生活要强,工作更是一把好手,毕业后一直在伯父所在的中学任教,无论是她的教学成绩、还是教学方法在市里同行中,都属翘楚。更是深得学生的爱戴、同仁的喜爱。寒来暑往,拄着双拐上课下课;风里雨里,拄着双拐学校家里。十余年,她没有迟到过,没有早退过,没有因为私事,耽误过学生的一节课。哪怕生病住院了,痊愈后依然把课补齐。就这样,别的教师和她争抢好班,依然默默忍让。在努力工作、料理家务、打理一双女儿的同时,她竟然还取得了硕士学位。

生活终于开启了它可爱的一面,堂姐的努力得到了学校的认可,堂姐的付出引起了社会的关注。她声名鹊起、荣誉接踵而来,市里树她为优秀青年、教师标兵,残联欲把她调往北京。申报材料的当口,第二个孩子成了升迁的障碍。负责这项工作的市领导想出权宜之计,告诉她只要在填报材料时,注明大孩子有点残疾,就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堂姐没有半秒的迟疑,当即回绝。以孩子为残疾做借口,换取荣誉与待遇,坚决不干。在世人耿直、真诚,做人有原则、有骨气的一片颂扬声里,我最了解、理解她。她是吃尽了残疾的苦头,对孩子唯一的祝福是健康!唯一的要求还是健康!她那笑意盈盈的背后,流过多少为世人所不知的泪水啊。她那朗声大笑的背后,吞下多少世人所不能忍受的苦痛啊。


7

四十五天,拆石膏了,愈合很好。医生叮嘱再躺半个月即可以走路,今年不许穿高跟鞋。也许性急,拄拐总嫌太慢,多是单腿在房里蹦来蹦去。月余过后,渐露端倪,右腿明显比左腿健硕。一向以翘臀美腿自居的自己,今夏注定要望裙兴叹喽。

 

 

前不久,突然接到堂姐的电话,她一改往日的开朗、洒脱,用低沉、凝重的声音告诉我,她得了乳腺癌,中期。

“小妹,我只想过普通人的日子,咋就这么难啊?”我闻之泪奔,瞬间就如被一柄锐器洞穿了胸膛,冰冷、疼痛、战栗,不能自抑。恍惚、怔忪,良久,良久。

及至我带着宝宝,再次看望手术后住院的她。一进病房门,我们站立甫定。她一把扯下了头上的线帽,高高地昂起头颅,朗声让我们欣赏她的新发型,脸上的笑比她的光头还炫目、还亮。

这就是堂姐,一个不愿意向命运低头的人,一个永远笑对世间所有苦难的人,一个内心王国固若金汤的人。

堂姐,是一个可以大写的女人。

 


8

终于,我站在了花树下。

一树繁华,落英已缤纷。漫天飞絮,香消粉坠,纵然果实已累累,到底旧梦难寻。姹紫嫣红的春,已悄然隐去。夏,正如身着太阳裙的二八娇娘,载歌载舞、活色生香。

堂姐渐渐离我远去,隐回了那片属于她的天空下。

那对清亮的眼眸,依然定定地望着我,欲语还休。

我多想对堂姐说,你的痛苦我尝过,你的心思我最懂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辍笔于二零一二年夏

 

 

 

备注:《与堂姐在一起的日子》,本文两条线,一明一暗,一弱一强,夹叙夹议,以顺序我的疗伤为明线,插叙堂姐的生平为暗线,明线只起一个贯穿引导的作用,本文重点之实在写堂姐。以我的小衬堂姐的大,我的软衬堂姐的钢,我的弱衬堂姐的强。两条线平行递进着写的,这是我喜欢的一种写作方法。堂姐是大女人,身残志不残,打小就是我崇拜的偶像,尤其她的笑,真的让你不得不动容又动心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段真实生活的写照,我尽力做到真实,不拔高。人只有亲身体会了,才能真正懂得。有一点是必须要说明的,我的痛苦是暂时的,而她的却是终身的。所以,我没有贴自己康复后在沙漠纵情的照片,文字的结尾有着忧郁的基调,没有1949年,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的那种感觉,配乐也是比较忧伤绵长的马头琴演奏。

 

 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7)| 评论(5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