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左岸之文图空间

素心如简 , 墨泅锦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有花香于斯  

2010-12-22 23:24:25|  分类: 随笔.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 

 


 

 

【原创】 有花香于斯 - 古堡女主人 - 古堡女主人de 博客

 

有 花 香 于 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古堡女主人      

蔷薇花开遍校园的五月,在A师大最后一排教学楼后面,有一个健身器材设施齐全、花团锦簇的小广场,一早一晚总能看到一高一矮两个女学生,形影不离地徜徉在花丛中。

  高的约有1.65米,矮的不足1.5米,嘴损的男同学戏称根号二。高的身材匀称娉婷,矮的稍胖身体滚圆。高的皮肤白皙矮的赤红脸庞。就这么一高一矮,就如相声演员里的捧哏逗哏,一旦亮相就贼夺人眼球。而且二人的走路姿势也迥然不同,如果给身体运行画个轨迹,高的走起路来,俏丽的马尾巴轻摇身体如梅花鹿般上下微微跳动,而矮的则晃着膀子身体不断左右波动,即使那样也一点都不难看,紧致的肌肤智慧的眸子是醒着做梦、未饮先醉的花样年华所共有的,这就是我和我的大学同学某某。

  就连我俩的性格也呈风马牛之势,伊叛逆、泼辣、勇敢,我腼腆、矜持、柔顺。但这一切都不妨碍我俩成为最好的朋友。一起晨跑、一起到图书馆看书、一起逛街、一起看电影,饭菜票放在一起,一个碗里伸勺子四年,推心置腹地交流、分享彼此的小秘密与快乐。已经记不起缘何我们走到了一起。伊很疼我。尽管矮我一头,我们一块看电影,伊总把买好的小吃饮品放我手中,自己挤到高伊很多的男同学堆里去抢票。就这样,远远地我裙衫飘飘、优雅地吃着东西,伊,汗流浃背、在男生腋窝胸前左推右搡。我曾提出互换,遭到伊断然拒绝。我偶有身体不适,伊就买了喜欢的水果,剥好了一粒接一粒地喂到我嘴里。我不高兴了,伊千方百计逗我开心,哪怕挤眉弄眼学狗叫。

  我生性腼腆,在食堂吃饭时,有几个男生在旁,我则面红耳赤难以下咽。外语系有几个家伙,自鸣得意曾看得我吃不下饭,并到处显摆。后来有了伊,那些捣乱的男生溜得比兔子还快。伊曾作喻,我就好像一枚飘摇在空中的彩色气球,谁都想握在手中,而伊就是扎在气球上的一根刺。因为刺的存在,那伸出的手就要迟疑迟疑。姑且不深究比喻的恰当与否,言下之意,因伊的存在,我活得比较安全起来。

  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太好,而且惧怕破坏了自己一尺七的小腰,所以吃起饭就比较挑剔。每当此时,伊总学着古汉语老师“老古久”教授的摸样,微闭双目轻摇身体煞有介事地“哼哼”教导,“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,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”, 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,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。一日正用午餐,刚吃一开头,伊突然端起碗盘高高扬起,往饭桌上“呯”地一扣然后扬长而去。望着汤汁飞溅一片狼藉的饭桌,我瞠目结舌片刻急急尾随而去,与在旁边维持秩序的学生会主席撞了一个满怀。细究,原来就因为那主席正在旁边宣传,号召学生要节约粮食,爱护食堂卫生,公共场所要讲公德。

  那时,代我们音乐的年轻老师娶一待业青年做老婆,临时住在我们女生宿舍楼下面,家庭比较困难。隆冬季节,那简易住房里并无暖气设备,就用煤球炉烤火取暖。晚上休息时,煤球炉一般都放在过道。每晚自习返回宿舍必经此路,伊常常悄悄拔开炉门,或者偷块煤球上楼。以至于老师家要经常生火,那小师娘也隔三差五地站在楼下,茶壶模样地乱嚷一通。伊的床底下慢慢地堆满了煤球,每当宿舍卫生大检查,我们都要煞费苦心帮着东遮西藏,蒙混过关。

  我们学校当时有一对男女讲师,爱在一起散步、打球,那男的有妻儿,女的尚待字闺阁。伊见了就喊,“看哦,某夫人!”那个某字就是男讲师的姓。是伊慧眼独具还是歪打正着,那男女终于结合了。不过当时那女讲师烦透了我们,逢人便说,“那中文的一高一矮特烦人!”

  我们中文女生宿舍在五楼,同届外语系的住在六楼。同班共八个女生,除去一年龄最大的不参加,我们按年龄排辈,伊老四我老六。一次老大晒被子,被外语的同学打扫卫生时,用拖把溅了一被子脏水。是可忍孰不可忍?伊带领我们一干七人爬上了楼顶平台,用她的录音机做伴奏,跳起了“踢死狗”。时值盛夏烈日当头,同学们正在午休。闻声,外语系的女生蜂拥而出,大眼瞪小眼敢怒不敢言,面面相觑。后楼的男生惊呼“中文的八大怪疯了!”后来,那外语系的宣传女部长”小地雷“,告到学生会主席那里,好一场梨花带雨哦!

  老公那时是学兄,高我们三届,时任学生会主席,看着我们这一高一矮炫目组合,见天地在校园内晃晃悠悠。如见到纯洁的羔羊不慎落入虎口一般的揪心,痛心疾首之余,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大无畏精神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塔松一般巍然屹立于我的身旁,从此也惹得伊对老公有了绵延无绝期的万丈仇恨。

  我学习得过且过、六十分万岁,跟在老师后面磨磨蹭蹭如懒驴拉磨。却意外收获了半尺高的奖学金证书。而伊中午礼拜天都不休息,四年却从未见拿过奖学金。我喜欢漂亮,不同风格的服装款式都要尝试,而伊却知道什么款式更能体现我的美,更显女性的柔,每每指点我的着装。不知在那里看过的,说一个女人懂的打扮,知道穿什么衣服更对气质更锦上添花,而自己却不能穿是人生的一大悲哀。

  我活得漫不经心,小的时候爸妈呵护着,结婚后老公宠爱着,又生了一个分外懂事省心的孩子。工作上不求上进挂个闲职则心满意足,生活中求人的时候少,别人相求的时候却很多。更何况生活中还有一大帮各据山头的兄弟姐妹,前呼后拥、臭味相投。而伊一直单身一直从教,工资微薄事必躬亲,要努力工作要应付社会各种关系要买房要买车要赡养年迈的父母,要给父母送终。伊的哥哥几疑形同虚设。

  而伊的性格却是乐观坚强的,每接电话喊出名字的声音都如唱歌一般,吐出的每个音节“do-re-mi”一般欢快地上扬开去,令你如亲见话筒那端的如花笑颜。伊父亲糖尿病晚期截去了双足,母亲病重住院病危抢救弥留时分陪护,伊都没有一句抱怨与喟叹。伊热情重情意,善待身边的每位朋友。凡是和伊相处过的人,均无绝交之说,伊就如一块磁铁牢牢地吸引着周围的朋友。伊孝顺,为父母安心曾与一个不爱的男人有过短暂的婚史。父母晚年的赡养费、医疗费、看护、送终,她毫无怨言,一肩挑起。她有才气,字写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,书教得位于同行同仁的班头,尽管我总是嘲笑伊专业旅游业余教书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甚至钓鱼、钓虾都高人一筹。伊过日子有路数,业余开了一家照相馆,买处门面房收房租。最近声闻伊又在宁波开了一家公司。当然,伊绝非高大全式的人物,因伊工作太过个性,与校领导多次发生冲突。以至伊需打着点滴手举吊瓶 ,到校办公室请假。伊养一宠物,取名爱迪。在校教师的一帮孩子万般喜爱,因年幼咬词不清,相见之下口喊”Dad!Dad!“一路紧随其后,伊见之就乐得四肢朝天,花枝乱颤。

  我生活得是如此循规蹈矩,以至有呆板、乏味之嫌。该成家时钻进围城,该生孩子时有了宝宝。当我送宝宝去幼儿园时,伊打着赤脚、沐着夕阳、踏着自己长长的身影,在天安门广场上散步;当我接回上小学的宝贝,伊去了厦门平民岛,溯海风而立、短发飞扬、深吸着微咸的空气、聆听飘渺的琴声。及至我的宝宝能独立上学了,伊坐在东北雪乡的狗爬犁上,脸庞绯红、呵雾成霜,挥舞着绸带一般长长的红围巾,没心没肺地笑。我俩一直如两条平行的轨道,没有交点却彼此牵挂彼此守望,哪怕很长时间不联系依然心心相通,没有彼此的人生空白和盲区。爸妈不无担忧的目光殷殷坠落在我肩头,唯恐伊的不靠谱感染了我。其实我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孩子,因循的个性懒于改变。

  终于我没有跟伊学坏,伊却跟我学好了。最近新作了母亲的伊,如新出炉的烤面包——香喷喷热腾腾,其母爱正如日中天。用伊知己的话说,“小时候和爹娘斗,长大了和老师斗,成年了和单位领导斗,现在总有一个人把你斗倒了!”昔日相约,等孩子长大了,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一起飞到那遥远的地方。如果把哺育孩子看作一个围城,在我能够看到围城外的曙光时,伊却义无反顾地冲了进来。我们相携浪迹天涯的美梦也就此破灭了,好在我们一直对生活饱含期许、热情洋溢。

  伊,是把我的电话号码设定为快拨第一的人;伊,是除老公以外唯一的从不让我买单的人;伊,是包容我所有缺点,从不言弃的人。无疑,伊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。

  小花,是伊的乳名。 

 

  


     

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6)| 评论(2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