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古堡女主人之博客

素心如简 , 墨泅锦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致 命 浪 漫  

2010-11-06 16:19:29|  分类: 心情.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       

【原创】 致  命  浪  漫 - 古堡女主人 - 古堡女主人de 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致  命  浪  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古堡女主人

我的浪漫,是出了名儿的。

那天在沃尔玛,一眼看中一部单车。湖蓝的车身,白色的护栏,白色带有隐隐花纹的华美车座,简单的造型透着青春时尚可爱的气息,在浩浩一片各色车里鹤立鸡群,引人注目。牌子:时尚贝贝,车如其名凤仪果然不凡。尽管服务员一再苦口婆心劝说,车子少有人问津,性能并不好,外观太招眼容易被偷,我依然义无反顾。作为女人我爱美注重外观,作为摄影人我讲究线条构图与色彩。一个哥哥曾恨恨地说,连你的文字都偏重华丽浪漫,甚至因词害意。江山易改禀性难移。病入膏肓弗敢改也。

自从有了贝贝,我就隔三差五地搞搞有氧运动,或环湖一周或骑车回妈妈家,或者沿街逛逛专卖店。俏皮的LE的休闲帽,皇帝黄的长裤米色甩帽风衣,蓝白相间的单车,顺风沿坡扬帆而下,风衣飘飘如添双翼,感觉飘逸而青春。我家后花园里有两棵树,一棵是白玉兰,另一棵还是白玉兰。从妈妈家到住地是半小时,从住地到妈妈家是半小时。向鲁迅先生、向伏契克先生致敬!在如此轻松叠加想象中,就不知不觉飞出好远。

晚上照例和爸爸妈妈在微山湖鱼馆小聚,饭毕已近七点,薄暮未昏,天色尚早 ,就折头去了某某路,那里有家睡衣专卖不错,计划给宝贝、自己各添一身。还有一家台湾服装店,线衫很有特色,早先就有一件很对眼缘,计划买回了配皮草短裙或毛料马甲裙,外面风衣、大衣均可,很符合自己眼下倡导的低碳生活。

一并拿上已经八点多,就穿过隧道沿湖漫漫而去,湖边灯辉交映浆声隐隐,垂柳掩映情人低语,天气尚好,清风抚在脸颊并无寒意,四周山色灯影倒映,偌大的湖面沉静而丰富,对面的山峦依然能听到游人晚归的吆喝,真是一个美妙的地方,如果驱车拱桥,立于垂柳下,与喜欢的人谈谈天一定是个不错的事体。浮想联翩之际,已经不知不觉走过了湖的最南端,回家只好走外四环了。望着迢迢路途不免暗自嘀咕:要不要家里人开车来接呢?或者把自行车折叠了公交或打车回家?如果那样,岂不让妹妹笑掉大牙?骑快点好了,边迟疑边安慰自己,又走出了好远。

【原创】 致  命  浪  漫 - 古堡女主人 - 古堡女主人de 博客

已至夜十点,夜也已经妥妥帖帖,周围分外静谧,已经鲜见行人,山水掩映道路起伏,一辆辆车疾驰而来绝尘而去,并无停留驻足。道路右手临山,道路开在上山坡,驱动车子吃力异常。后面尾随一个客货小车,一男子端坐在前,见他不时地向左瞅我,心里嘀咕,他要真的起坏心,把我挂在车把右边的包,一把掠了扬长而去,怎么办?于是他快我快他慢我慢,他如果停车我随时调转车头,所幸他慢慢超过我,过了路栅栏拐弯东行了,方才松了一口气。

行着行着,冷不丁撇见自己的右首,山势高耸,上面水泥行条林里,电网密布。妈呀,莫非是看守所或者监狱?要有个越狱的亡命之徒怎么办?把包里的东西都给他,也够他打发一段时日了,可是他要得寸进尺,让找个安全的庇护地跟我回家怎么办?是把他带回别人家还是带回自己家?别人家虽然人多,万一制服不了发生意外怎么办?还是带回自己家,虽然LG出差在外,毕竟是一个人,死了就死了。

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抬眼看到前面一个男人,圆圆的光瓢发型,白不白灰不灰的外罩,手插裤口袋,两腿外八甩腿踱步向前。他一定长着一对死鱼眼,皮肤黑不黑红不红灰不灰的,永远洗不干净的样子,看他那分得很开,就好像合拢双腿就夹得蛋疼的样子,就知道不是好人。两眼发直心跳加快,加油啊古堡,骑快点要命哦,怎么两股战栗死都用不上劲呢?仿佛地球的引力突然加强,或者路面布满了万能胶,任凭如何用力,车子还是一寸一寸地前移。想起一拥军老妈妈接受中央领导接见时说的话,我一见首长,后腿肚子就好像转到了前面,只是HECA。HECA是方言,腿肚子转筋的意思。我现在可不是要见大首长,而是看到了疑是在逃亡命徒。几疑停下车来,主动缴械,包给你车子给你,包里有钱有卡,节省着够用大半年的,骑上车子快逃,我一定保密,对后面追来的人说没有看见你。

路的左面是一家敬老院,老残病弱耳聋眼花的,喊救命也是枉然。远远近近厚黑的山坡上,别墅里射出弱弱灯光,路旁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牵着小狗思春的少妇呢?如果真有是否也吓得一激灵,是冤死的香消玉损的小三?还是男扮女装诱人上钩的不法男人?或者蒲家的后花园里出来调皮闲逛的小狐仙?要真小狐仙就发发善心,助我一臂之力吧!好风凭借力,送我快回家。

快点骑吧使劲蹬吧,想谁都没用。一、二、三,气喘嘘嘘、汗流浃背、心惊胆战、魂飞魄散、凤仪尽丧,数到六十终于超过了那个疑是人,飘飘忽在半空的魂魄悠悠然附体,感情是个妻管严,被老婆一顿狂扁,只有在晚风中倒气的主?撒油娜拉,狗的摆了。RUN!RUN!阿甘一般亡命狂奔,路况也渐好,脚下生风,真是奇了怪了。

近了近了,一对情侣骑一辆单车在压马路。

近了近了,两个一高一矮的年轻妈妈,领着两个一胖一瘦的男孩子在散步。

近了近了,再拐两个弯就到家门前的路了。

近了近了,终于看见,“玛格丽特”耸立在路旁,眨巴着调戏的眼风俯视着夜色下的城市,尽管她气势恢恢,尽管她依然黑魅魅。

看见她,我已心安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5)| 评论(4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